運動教會我的事

操練身體益處還少,唯獨敬虔,凡事都有益處,因有今生和來生的應許。

from 提摩太前書 4章8節

當重量真實的壓在我身上後,我領悟到一些信仰的真理,運動不僅對我的身體帶來了益處,更多的是,運動也讓我在靈命上有所增長。

一、沒有贏和輸,因為機會太多
每一次的深蹲其實都是每一次的機會,我必須在蹲下時就做好心理準備,如果沒有辦法站起來,我必須先想好要如何保護自己。我不是每一次的深蹲都會成功,有時候重量達到某個極限時,我常常無法起來,但是我沒有難過、失望或是沮喪,因為知道這一次的失敗,只是要我調整自己而已。

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人去強調贏和輸,但是在運動場上就沒有。我或許在深蹲170公斤的時候,成功的站了起來,但是那也只是一剎那的事而已,我無法在大重量底下做許多次或是撐很久,我領會到,世界上所謂的贏不也是如此嗎?有人可以在某個領域中贏很久嗎?我或許在深蹲170公斤的時候失敗了,但是那也是一剎那的事而已,我知道我有無窮多次的機會可以再去嘗試,或許下班穿著牛仔褲去蹲個幾下。因為機會太多,所以一次的試舉失敗其實也就家常便飯了。看清且看輕贏和輸,是運動教會我的第一件事。

二、你如果想要得力,要記得放棄一些自由
這個有點難理解一些,但是卻是在上完教練課之後,我很寶貴的記憶。我初次學習健力的時候,教練指導我怎麼去使用護具。護具這個東西非常的奇妙,我本來以為護具是包覆在骨骼和肌肉上,但是國手教練教的是,你要在做動的關節上綁上你的護具!是的,我把買來的護腕、護膝、腰帶都往腕關節、膝關節、髖關節去束縛,全身的活動度因此大大的降低,但是很真實的是,當我這樣做的時候,卻是我最有力量的時候。我領會到,當我想要有力量的時候,我必須學會把某些我認為理所當然的自由放棄,像是委身於某個教會而配合肢體的規範、像是星期日跑去教會主日等,我失去了某些自由,但是無疑生活更有力量。

有些自由卻是可貴的,像是脫離罪的轄制而得的自由。我所說的放棄某些自由,更精確的講法是,「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哥林多前書10:23),自由給我們很大的空間去做我們想做的,但是所做的不都有益處,「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馬書8:28),唯有服膺在神國的律法之下,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繼續閱讀 →

看進真實的美麗

你因美麗心中高傲,又因榮光敗壞智慧,我已將你摔倒在地,使你倒在君王面前,好叫他們目睹眼見。
from 以西結書 28:17

自古以來,人類便喜歡肉眼可見的美麗。不僅人人都雕琢著自己的美貌,還稱讚著那些美麗的男女。天生的美貌彷彿成為了一項資本,並且為人們帶來更多的關注與利益,但是,將美貌視為資產的我們,卻也為此受到外表過度的蒙蔽,甚至為此產生爭端與自大。「現今你們竟以張狂誇口。凡這樣誇口都是惡的。」(雅各書4:16)擁有美貌的人若心生高傲,那麼究竟是福是禍呢?

就如同富人輕視窮人一般,我們也追捧美麗的人,看輕醜陋的人。時常,在與素未謀面的陌生人來往時,我們常將外表作為吸引人的首要條件。美麗的人如同鮮花,總是吸引許多蝴蝶在身邊翩翩飛舞;不那麼好看的人卻像是雜草,非但在與人交往上要更加努力,甚至還可能惹來他人的訕笑。

繼續閱讀 →

葡萄一生的事

我是真葡萄樹,我父是栽培的人。

from 約翰福音 15章1節

耶穌說自己是葡萄樹,但是真正認識葡萄的又有幾個?葡萄樹美其名是樹,但是它的枝條極其軟弱,連一點兒力量也沒有。它不能選擇自己發芽生長的地方,園丁為它預備好的,是一個木架子。這個木架子遠遠看,還真的有點像十字架,葡萄樹的生命道路,園丁已經幫它決定好了,就是爬這十架,十架在哪裡,它就爬到哪裡。

耶穌說自己是葡萄樹,但是真正認識葡萄的又有幾個?好不容易生出了葡萄,本來想要拿來炫耀一翻,但是卻因為葡萄負荷過重,頭反而像做賊一樣抬不起來,葡萄越大,頭垂得越深。園丁笑呵呵的來了,拿走了葡萄,剩下的枝條像個被洗劫一空的路人,又有誰能多看一眼?

繼續閱讀 →

服事受傷以後

你們該彼此勸慰,互相建立,正如你們素常所行的。

from 帖撒羅尼迦前書 5章11節

爭吵發生在一天的深夜,巴拿巴去找保羅討論第二次的短宣事情。巴拿巴想要邀請表弟馬可一起出發同工,但是保羅堅決反對。我沒有在場,但是從聖經的語句中發現,「甚至彼此分開」,可以想見當時爭吵的劇烈。

保羅會這樣說也不是沒有原因,因為保羅覺得馬可是個不可靠的人,在第一次的短宣過程裡頭,馬可忽然逃跑回家,逃跑的原因從聖經上無法判斷,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馬可這樣做無疑讓保羅心灰意冷。保羅對於馬可這個人也不是從單一逃跑事件來判斷,有一次,在馬可家裡聚集了耶穌的門徒,有一百二十名,這是一個著名的聖經歷史事件,因為那一次聖靈從天降下,馬可的家後來被稱之為馬可樓,更有甚者,也有學者認為,耶穌受難前被抓的客西馬尼園也是馬可所有,因此,主被捉拿這件事,馬可比誰更清楚,但是令人匪疑所思的是,耶穌被捉的那一夜,馬可可能還在宿醉當中,「有一個少年人,赤身披著一塊麻布,跟隨耶穌,眾人就捉拿他。他卻丟了麻布,赤身逃走了。」(馬可福音14:51~52)。

爭吵發生在一天的深夜,這個爭吵也帶出了兩種不一樣的結局。馬可從巴拿巴的口中得知,保羅拒絕他之後,並沒有影響到他的屬靈歷程,他知道從前的他,是個半調子,他雖然常常在教會裡服事主,然而私底下的他,只是活在人家口中的好基督徒。他自己知道,他之前連媽祖繞境的動力都沒有,之前的他曉得,如果今天耶穌來了,要他跟著耶穌來繞境,他也會考慮半天。但是,他相信神,神會帶領他走出不一樣的人生,他雖然有失敗、被拒絕,但是他沒有放棄神會在他身上做奇妙的工作。從後來的聖經得知,他和保羅和好了,曾經半調子的他,因為聖靈的感動,他也是第一個寫完福音書後交卷。

繼續閱讀 →

當我內心足夠強大

當我內心足夠強大
你指責我,我感受到你的受傷
你討好我,我看到你需要認可
你超理智,我體會你的脆弱和害怕
你打岔,我懂得你如此渴望被看到

當我內心足夠強大
我不再防衛
所有力量在我們之間自由流動
委屈,沮喪,內疚,悲傷,憤怒,痛苦
當他們自由流淌
我在悲傷裡感到溫暖
在憤怒裡發現力量
在痛苦裡看到希望

當我內心足夠強大
我不再攻擊
我知道
當我不再傷害自己
便沒有人可以傷害我
我放下武器,敞開心
當我的心,柔軟起來
便在愛和慈悲裡
與你明亮而溫暖地相遇

原來,讓內心強大
我只需要,看到自己
接納我還不能做的
欣賞我已經做到的
並且相信,走過這個歷程
終究可以活出自己,綻放自己

from 薩提爾